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黃埔軍校同學會

      天下黃埔

      战时军中“顺风耳” 晚年续写黄埔情——十四期同学郭学圣

      日期:2021-01-05 15:41:00 来源:贵州省黃埔軍校同學會 作者:華廷凱
      字號:【小】【中】【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百岁黄埔同学档案:郭学圣,又名郭经华,男,1916年农历4月初八生,民革党员,黑龙江哈尔滨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十四期通信兵科学生,抗战期间,作为通信技术人员奔赴在浙江、湖南、广西等抗日前线,亲历第二次长沙会战,历任通信兵排长、连长,并参加西南游击干部培训班学习,在贵州独山黄埔军校四分校任少校通信教官,长期在部队从事招募和训练新兵、通讯和教学工作。1949年,在兴仁随贵州西南绥靖公署司令部起义。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在安顺市多个部门工作。现为黃埔軍校同學會理事、贵州省黃埔軍校同學會理事、安顺市黄埔联络组负责人。

       

        享有軍中“順風耳”之譽的通訊兵,是首長的耳目,軍隊的神經。如今,生活在安順市已104歲的黃埔老人郭學聖,是出走白山黑水的熱血青年,立志報考黃埔軍校步兵科的他,卻考入黃埔軍校通訊科,成爲一名通訊兵。隨後,他馳騁于長沙會戰的抗日疆場,在“西南遊幹班”、四分校的講堂上講授通訊知識,晚年,又將一腔黃埔情傾注在促進黔台交流和祖國和平統一的事業中。

        從學校宣傳抗日到只身勇闖山海關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爆發,後東北淪陷。“當時,我正在黑龍江省呼蘭縣縣立中學讀書。‘九一八事變’爆發後,沈陽被日軍轟炸的消息傳遍整個學校,盡管學校還能照常上課,緊張、憤怒的氣氛已在校園內彌漫開。”據郭學聖回憶。

        同年11月,齊齊哈爾市爆發了由馬占山將軍指揮的“江橋事件”,打響了自“九一八事件”以來“國人抗戰第一槍”,抗日的烽火四處蔓延。郭學聖加入了學校的抗日救國宣傳隊,到學校、機關、公園等群衆經常聚集的地方貼標語、發傳單,揭露日本侵略中國的罪行。他還向身邊同學講述抗戰前線的新消息,並鼓勵同學們加入抗戰隊伍。還幫助部隊從後方運送糧食到前線、搭建呼蘭河橋等。  

        1936年冬,抗日救國宣傳隊引起了日軍特務的注意,並開始在學校大肆調查、逮捕“抗日分子”,郭學聖成爲了日軍特務機關抓捕的對象,他被迫踏上開往北京的火車,開始了流亡生涯。12月11日晚,火車到達山海關站,化裝成農民的郭學聖逃過了日軍的嚴密盤查,僥幸過關。到達北京後,在北平兢存中學短暫求學。至此,郭學聖離開家鄉,多年未曾踏入東北大地。

        黄埔受训  练就军中“顺风耳”

        郭學聖回憶,“‘七七’事變爆發後,經常看到天上不時有飛機飛來飛去,城外的槍聲也越發密集,北平局勢越來越緊張。我就想報考軍校,待學成本領就殺回老家去。”

        1937年,經南京的同鄉會和東北流亡學生青年救濟處推薦,並得到馬占山將軍秘書的幫助,郭學聖報考黃埔軍校。“當時入學考試很嚴格,因我國文(語文)、英語等科目成績都很好,英語提筆就能寫,所以很有信心。面試過程中,現場考核軍官軍服筆挺、皮靴锃亮,他們腰挂佩劍,威武神氣。對考生要求也很嚴格,考試時只要坐姿不端正就會被取消考試資格。”當初報考軍校的情景,郭學聖至今曆曆在目。

        1937年10月,經過嚴格的初試和複試,郭學聖考入黃埔軍校十四期通信兵科,成爲黃埔的一員。通信兵所負責的任務技術性、專業性、保密性、時效性都很強,軍校要求嚴格、訓練緊張。後因上海、南京相繼淪陷,學校被迫西遷成都。一年多,難得的受訓時光,郭學聖刻苦學習,勤于訓練,成爲了一名優秀通訊生,掌握了過硬的通訊技術。由于戰事日益緊張,加之抗戰前線需要,郭學聖軍校畢業後,被分到通信兵團,發揮其“千裏眼”“順風耳”的作用。

        兩位黃埔生的戰地婚禮

        有一種愛情叫相濡以沫,有一種愛情叫生死相依。而曆經抗戰烽火洗禮的愛情,更神聖忠貞,彌足珍貴。

        1939年底,郭學聖接到一個特殊的任務,到“西南遊擊幹部訓練班”培訓新兵。培訓班上有一位女孩名叫汪雪芳,出生于安徽皖南書香門第,父親慘遭日寇打傷致死,身負國仇家恨的她,15歲就參加新四軍領導抗戰武裝——“抗日劇團”,後加入共産黨。同年考入了郎溪戰地服務團,次年考入軍訓部辦的戰士三團,成爲一名光榮的女兵。後改編爲中央軍校三分校十六期入伍生第一團。1939年底,被保送到“西南遊擊幹部訓練班”受訓。

        在“西南遊幹班”學習期間,有著同樣書香門第出生、同樣黃埔學習經曆、同樣從軍報國理想的汪雪芳與郭學聖相識,情窦初開的汪雪芳與帥氣英武的教官郭學聖在訓練過程中相互傾慕,最後堅定地走到一起。1940年11月21日,這是郭學聖銘記于心的日子,這一天,在部隊軍官同事的見證下正式訂婚,並在抗戰前線舉行了樸素而又熱鬧婚禮。

        從1940年結婚到1949年的9年間,兩人聚少離多,每次相聚的時間也非常短暫,在此國家民族危亡之際,容不得他們有過多兒女情長。他們時常牽挂著對方,擔憂對方的安危,但是都只能放在心裏。因爲,他們有共同的理想,而且要爲之奮鬥,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也無所畏懼。“那個年代不像現在通訊這麽發達,唯一的聯系方式只有寫信。可部隊隨著戰事發展,工作地點並不固定,即使寫信也不知道往哪點寫。我們有個默契,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即便如此,回顧這段經曆,老人依然幸福而甜蜜。

        戰爭年代,他們都有各自的戰場,長年分隔兩地,仿佛只有那紙婚書能證明他們愛情和理想的真實存在。至今,即便汪雪芳老人已去世好幾年,兩人的紅綢訂婚書郭學聖仍視若珍寶。曆經歲月洗禮的小小紅綢訂婚書,已成爲這對黃埔伉俪跨越70多個年頭忠貞愛情的見證。

        亲历二次长沙会战  担任军校通讯官

        1941年9月,第二次長沙會戰爆發,郭學聖在國防部直屬通信兵第二團第四營十三連任准尉見習官。部隊命令緊急趕赴長沙執行搶運重要通信器材的任務,郭學聖立即帶領一個連的戰士頂著日軍飛機轟炸的危險,冒著槍林彈雨渡過湘江到達長沙城,將從德國進口的電話機、皮挂機和電台發報機整整二十多箱通訊器材運往碼頭,水運至湘潭後再乘天黑送上火車,最終將通訊器材完好無損地轉運至大後方。

        在此次戰役中,郭學聖經常和戰友深入抗戰前線,保障通訊暢通。據郭老回憶,當時武器、通信裝備都沒有日軍先進,但是作戰方法靈活,敵人來了就躲進山裏,然後伺機包圍反擊,並殲滅他們。

        郭老說,“我們通信兵經常在架設電線的地方,采用技術手段竊聽日軍電訊,有時漆黑的夜裏就趴在地壟上,常在日軍眼皮底下竊聽情報。長時間的作戰經驗,我們都能從聽聲音、辨腳步來判斷敵情,待日軍從面前走過後又爬起來繼續竊聽日軍電訊。”親曆第二次長沙會戰,真正發揮了通訊兵的重要作用,言語中郭學聖作爲軍中“順風耳”的成就感不言而喻。

        1942年,郭學聖受命再次踏入黃埔軍校的大門,繼續學習軍事技能和通訊知識。培訓結束後,回湖南衡陽歸隊。後考入獨山黃埔軍校四分校擔任通信教官,期間,不僅承擔軍校的培訓工作任務,還到當地的獨山中學擔任訓導主任、體育老師和童子軍教官,爲當地的教育事業、體育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1944年底“黔南事變”爆發,黃埔軍校四分校繼續遷址辦學。郭學聖隨軍校師生向貴陽、遵義等地撤離。

        “當年自己原本打算立志報考步科,不想卻成了一名通訊技術軍人,未能和日寇面對面交鋒。但抗戰過程中,我發現無論敵前還是敵後,承擔的使命都是一樣的,都是缺一不可的。我們通信兵就像指揮官的‘眼睛’和‘耳朵’,獲取的信息和發出的命令,直接關系著戰爭的勝敗。後來,又再進軍校當通訊兵教官,將自己所長貢獻給抗戰事業。如今回想起來,未能當上步兵有些許遺憾,但能成爲一名通信兵,我倍感自豪。”郭老回憶自己的從軍生涯時說。

        黃埔情注黔台交流

        抗戰勝利後,黃埔軍校四分校被裁撤,郭學聖先後到遵義第四軍官總隊、安順師管區、西南綏靖公署司令部等任職。1949年,隨西南綏靖公署司令部在興仁起義。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郭學聖定居安順。積極發揮自己在黃埔軍校時所學專長,關注台灣海峽兩岸交流,情系祖國和平統一,積極投身和服務國家建設。先後在安順工商聯、國營無線電廠、安順地區郵政局、民革安順市委等單位工作,長期從事無線電維修與管理、載波通訊和人才培養等工作。

        他始終秉承黃埔同學會“發揚黃埔精神,聯絡同學感情,促進祖國統一,致力振興中華。”的宗旨,于1985年加入了民革。之後,又擔任安順民革祖統工委主任八年之久。他堅持用黃埔精神去塑造黃埔學子的形象,展現黃埔軍人的風采。幫助協調解決當地黃埔同學實際困難,積極聯系在台胞弟郭學文等親屬和在台同學、同鄉,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勸說胞弟經常回大陸走走看看。並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不斷加強與海內外黃埔同學的聯系溝通,宣傳黨的各項方針政策,真正把對台宣傳聯絡工作做到了黃埔同學的心坎上。同時,動員胞弟向台胞宣傳黨的對台方針政策,爲廣大台胞了解國情,重返故土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團結海內外中華兒女熱愛祖國、建設祖國、促進祖國統一,充分發揮黃埔感情對黔台交流的鑰匙和紐帶作用。

        2020年,104岁的郭老当选为黃埔軍校同學會第六届理事会理事,继续完成他钟爱的黄埔事业。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