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黃埔軍校同學會

      天下黃埔

      難忘銅鼓井的軍歌聲——四分校十七期同學楊瑞堂

      日期:2021-01-05 15:39:00 来源:贵州省黃埔軍校同學會 作者:高林 彭文
      字號:【小】【中】【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百岁黄埔同学档案:杨瑞堂,别名杨整军,男,1920年7月出生,江苏金坛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四分校十七期步科。1939年8月,在军政部汽车第二队当文书,后到贵阳江苏同乡会工作。1940年,入四分校学习,1942年毕业后分配到贵州保安第六团负责新兵征训,先后任少尉、中尉分队长、上尉中队长。1943年,到镇宁、黔西等地执行任务。抗战胜利后,回江苏金坛县警察局。1947年,回贵州平越县(今福泉县)自卫总队任少校总队副至解放。1952年,入西南革大第三期学习,后在荔波等地参加土改工作。1953年,平塘县粮食局任保管员。1954年,带职学习改造。 1957年,在都匀钢铁厂留厂就业。1975年,到贵阳市五交化公司工作直至退休。

       

        2015年,楊瑞堂首次向我們提供了他親手謄寫的《黃埔軍校在銅鼓》的歌詞,後來歌詞收錄在《黃埔軍校分校概覽》一書中。五年後,百歲黃埔同學楊瑞堂爲我們現場哼唱的,正是這首上世紀四十年代四分校在貴州獨山辦學時期廣爲傳唱的軍校歌曲。顯然,這首軍歌已深深镌刻在老人的記憶深處。在楊老低沈卻清晰的曲調裏,隱隱浮現出當年雲貴高原大山深處四分校師生刻苦學習操練的辦學場景,細細傾述著是他流亡他鄉、報國圖存以及一路走來的滄桑歲月。

        流亡途中  遭遇长沙大火

        杨瑞堂1920年七月初九出生在江苏金坛县。虽当时家境不好,但还能勉强供他读私塾。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平静的生活也就此画上了休止符,17岁的杨瑞堂开始了一路向西的逃难生活。“日本侵略者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们不愿当顺民,就和我二姐开始流亡生涯,一路上见到的都是逃难的人。到达高淳县时,头天都还很平静,第二天早上情况就大变了,当地的汉奸已把日本太阳旗悬挂起来,见情况不对就赶紧步行往安徽芜湖。我们到芜湖时下午三四点钟,日本飞机刚刚轰炸后离开,我们亲眼看到在市区被炸死了很多人,有的尸体还被挂在电杆电线上,情景惨不忍睹。一天晚上,听说有船到汉口,我们就来到江边乘船(那时都是海轮)。因听说船只到安庆,有些人不愿意坐。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只要朝西方向的船,我们就赶紧上船。由于上船的人太多,有三个人还被挤掉落入江中。旁边的人赶紧用铁索救助,因海轮很高,救到中途又落下,最后仅救上来一人。船到达安庆后,不久又继续出发。大约十一月份,经过艰苦航行的船终于到达汉口,我们随即住进了难民收容所,虽然生活艰苦,但还是勉强能解决温饱。不过,外面日本飞机三天两头又来炸一回。住了大约一个星期,日机在汉口的空袭更加频繁,我们又不得不坐火车继续向长沙流亡,后进入长沙市罗新田(一个小地名)的红卍字会难民收容所,前后住了一年多时间。当时在难民收容所里,生活还较平静,一般弄点豆花当菜,不时还有华侨捐献西装等物资救济难民。一天,难民救济处凤凰教养院院长黄湘到教养院来喊我填写简历,因看到我写字较好,就安排我到教养院去。于是,我就坐船经沅陵、溆浦去凤凰,二姐继续住在长沙。途径溆浦期间,我还观看了抗日剧目演出,当地群众也赶来慰问。第二天继续坐船到凤凰。半年后,黄湘院长调走后,我也失去了工作,又回到长沙,继续和二姐住在岳麓山锦江河边。”回忆起这段经历,杨老几乎没喝一口水,看得出,那段一路向西的艰难流亡生涯,至今无法释怀。

        1938年11月的一天,楊瑞堂到難民救濟處領東西,有人告知日本人要進攻長沙,長沙馬上就要放火燒城,趕快拿東西離開。于是,趕忙掉頭來到江邊,但無船過江,見有些人跳入水中趴在船邊,雖然危險,但得以冒險過河。楊瑞堂和很多人無法過江,到第二天天亮還沒等到船,不得已只能順江邊往下遊走,好不容易等來一條船終于過江了,但到達住處時,屋裏一個人都沒有了。心裏很著急的他,只得硬著頭往西邊走,一直走到天黑。就在那天晚上,居然又幸運和家人回合了,自己心裏也安靜了些。等回過頭往長沙方向看時,長沙城上空已是火光沖天,很遠的地方都能聽見“轟轟”的爆炸聲,半邊天空被染得通紅,看來長沙城真燒起來了,當時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心裏除了擔心害怕,更多的就是對日本侵略者的滿腔仇恨。後來他才知道,那是當時爲阻止日本人進攻,蔣介石下令在長沙實施的焦土政策。

        別無他法,楊瑞堂只得繼續流亡,先後到過湖南芷江、懷化等地,在懷化一個叫榆樹灣的地方,楊瑞堂加入了三民主義青年團,還從事一些抗日宣傳活動等。可是好景不長,當地土匪鬧得很厲害,雖有憲兵(當時憲兵司令是谷正倫)保護,土匪卻時常騷擾並瘋狂報複,一次還將一位憲兵排長剝皮示衆,憲兵後來也圍剿土匪,當時殺了不少人。1939年8月,楊瑞堂到達了貴州貴陽,在貴陽市區親眼目睹了年初經曆“二.四”大轟炸後留下的慘烈情景。不過,流亡生涯也終于暫告停息。

        铜鼓井旁  难忘军校歌声

        在貴陽期間,軍政部汽車第二大隊駐貴陽紮佐,恰好有江蘇老鄉在那裏工作,楊瑞堂就想去學駕駛,但到那裏後安排當板筋學徒,後又當文書。不久,廣西戰事吃緊,汽車第二大隊到廣西執行搶運任務,楊瑞堂一行四人駕車前往,駕駛員因剛學駕駛不久技術不好,結果路途車翻,駕駛員當場死亡,楊瑞堂也受了傷。傷愈後,楊瑞堂又到貴陽江蘇同鄉會作職業介紹,主要爲在貴陽的江蘇同鄉服務。不久,四分校少將教育長張振镛到貴陽,經同鄉會介紹,推薦楊瑞堂一行7人報考四分校。1940年,一心從戎的楊瑞堂在貴陽市電台街的大壩子參加入學考試,並如願考入四分校十七期二十四總隊步科。

        不久,20歲的楊瑞堂到了獨山報道。由于軍校于1939年底才陸續遷到貴州,軍校沒有任何設施。報道學生只得暫住旅館,軍校開學後又借住當地百姓家中。于是,接下來的三個月,軍校組織師生自己築土牆,到獨山城邊的山上伐木,鋸成木板當瓦蓋屋頂,終于修成了隊部講堂和宿舍。同時,二十四總隊還花了一整天時間搶修通了從軍校到縣城的連接路,並命名爲黃埔路(該路一直保存至今)。“盡管學校條件艱苦,但隨後就開展緊張的學習訓練,山村課堂響起了讀書聲,操場上到處是緊張訓練的身影,機械、體操、鐵杠、木馬、劈刺等科目,一樣都不能少。同時,還著重教授我們到野外山上進行實戰訓練,挖散兵坑、交通壕等。”說到這裏,楊老拿出筆開始畫陣形圖,回顧當時教官的講解要求。此外,還有野外測量、繪圖、夜晚行軍和夜間教育等,訓練要求嚴格,自己的收獲也非常大。當時,四分校共招收十七期五個總隊,校部駐銅鼓井。二十三總隊駐獨山縣基長。二十四總隊駐紮在獨山縣城飛機場的北邊離校部二三公裏的地方。二十六總隊駐飛機場南邊。二十六總隊就是華僑總隊,當時,招收僑生是四分校的一大特色,許多海外有志青年回國受訓,四分校先成立華僑大隊,後奉命擴充入伍生團,並改爲十七期二十六總隊。此外,五、八總隊駐三都縣大河一帶,比我們提前半年畢業。”

        “抗戰時期的四分校地處大山深處,物資缺乏,加上戰事吃緊,生活異常艱苦,軍校經常組織學生步行到周邊荔波、三都、平塘等縣運糧。沒有工具運糧,就脫下褲子當米袋,裝好米後打上結扛在脖子上。有時,一趟往返就是兩三天。那是在通往獨山四分校的路上,經常就會出現一支把褲腿米袋扛在肩上的特別運糧隊伍。此外,白崇禧等軍政要員還到軍校視察講話。畢業前夕,我們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六總隊同時畢業,並在獨山舉行了一場大規模的畢業演習。”楊老回憶說。

        回憶起黔山深處的四分校,有艱苦的生活,緊張有序的學習訓練,軍校師生也開展一些文娛活動,組織演唱戲曲和軍歌,這爲貴州高原深處的軍校生活增添了一抹別樣的色彩。楊老印象特別深刻,就數黃埔軍校的校歌和那首由政治部少將主任余拯創作的《黃埔軍校在銅鼓》。

        筑城贵阳  乐享幸福晚年

        1943年,軍校畢業後的楊瑞堂分配到貴州保安第六團(時駐黃平縣舊州)爲抗日前線訓練新兵。後隨部隊到鎮甯、清鎮、黔西、遵義等地,曾駐清鎮衛城鴨池河負責“黔南事變”後疏散工作。楊老回憶到“聽聞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的消息,我們正好在鴨池河執行任務,大家奔走相告,並召開聯歡會慶祝,我還受邀到師範學校做講話。“抗戰勝利後,回江蘇金壇縣警察局,後又回到貴州平越縣城(今貴州福泉市)自衛隊任少校總隊副至解放。

        解放後進入革大第三期學習,任土改工作組長在荔波等地參加土改工作。再後來,他先後到平塘縣糧食局、都勻鋼鐵廠、福泉磷肥廠、貴陽市五交化公司工作。1985年,65歲的楊老正式退休定居貴陽。

        如今,楊老四世同堂,在家頤養天年,常在小區花園散散步,不是還外出參加一些社會活動。離開楊老的家時,他又特別囑咐:“上次記錄的《黃埔軍校在銅鼓》有幾句重複,請記到把它改過來。雖然曲譜我記不清楚了,但大概旋律我還記得,記下來,也算是對四分校在貴州辦學期間的一點記錄”。再次凝望這位兩鬓斑白卻身板挺直的百歲老人,耳旁再次回想起他低沈卻用力哼唱起的軍歌聲:

        黄埔 黄埔 黄埔军校在铜鼓

        銅鼓驚醒了中華民族的靈魂

        銅鼓敲碎了日本軍閥的心靈

        收回了黄埔    收回了黄埔

        (第一段)保障了中華民族的獨立平等與自由

        保障了中華民族的獨立平等與自由

        (第二段)恢複了中華民族的錦繡河山與版圖

        恢複了中華民族的錦繡河山與版圖

        筆者再次向楊老求證,一句句做好記錄並念給他聽。我深信,這應該是對四分校貴州辦學時期那段艱苦歲月的一份珍貴記憶。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