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黃埔軍校同學會

      天下黃埔

      那段“立馬九嶺”的無悔青春──五分校十六期同學黃文禮

      日期:2021-01-05 15:35:00 来源:贵州省黃埔軍校同學會 作者:罗永生 高林
      字號:【小】【中】【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百岁黄埔同学档案:黄文礼,男,1921年9月22日出生,云南弥渡人,五分校十六期步科生,现任贵州省黃埔軍校同學會理事。1939年,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五分校(昆明)第十六期步科第十八总队学习。1940年10月军校毕业,分入湘鄂赣地区国民党第1集团军58军新11师32团1营1连任少尉排长,驻守在湘鄂赣边区通城,参加过多次战斗。1941年7月,在通城九岭战役中受伤致残,伤愈后转入广西泉州军政部荣誉军人第七临时教育疗养院疗养。因战事紧张,随疗养院迁至贵州安顺直到解放。1952至1954年,参加区秋粮征购工作。1955年参加工作,在织金猫场粮管所任会计等工作。1976年12月退休。

       

        2017年8月的一天,黃文禮老人的兒子黃浩在網上看到《楚天都市報》刊載了《“立馬九嶺殲頑敵,屢教倭奴棄甲還”——重立“立馬九嶺”抗戰紀念碑》的報道:在從106國道通城縣馬港鎮往湖南平江方向的路邊,立起了一塊碩大的石碑,上面寫著:“立馬九嶺”四個遒勁大字。據介紹,這是通城百姓爲紀念當年長沙保衛戰中九嶺大捷而建。黃浩之前聽父親年輕時多次向自己提起這段經曆,那是一段父親揮灑青春熱血的時光,那裏更是父親抗擊倭寇受傷致殘的榮光之地。黃浩立即告知父親,年近百歲的黃文禮老人沒有言語,只是平靜地點了點頭,看得出他的目光裏交織著對那段歲月的肯定與淡然,在老人眼裏又分明浮現出那段艱苦的抗戰往事。黃浩也不再多問,只是自己反複閱讀,並把他珍藏在自己的手機裏。

        投考军校  奔赴抗日前线

        1921年9月,黃文禮出生在雲南彌渡,一直到高中畢業。時值抗戰軍興,滇軍部隊相繼編組爲國民革命軍第60軍、58軍,投入抗日戰場,爲民族立下了不朽的功勳。在艱苦的作戰中,滇軍基層軍官有著很大的傷亡,中央軍校和其他兵科學校分配來的畢業生遠遠不敷使用,而軍團長盧漢也希望盡量用雲南籍人員來補充。在這種情況下,盧漢迫切希望能夠在後方培養一批雲南籍的初級軍事幹部,訓練完成後送往前線。1939年,盧漢任命第60軍參謀處的李韻濤爲第30軍團幹部大隊大隊長,返回昆明籌備招生。第一集團軍幹部總隊下設三個大隊,訓練期一般爲一年左右。爲了讓這些學生取得正式的軍事學校學籍,也爲了能從中央領取一些辦學經費,總隊派人前往重慶與軍事委員會軍訓部交涉,軍訓部最終批准了這個總隊隸屬于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五分校,列爲第16期第18總隊,同時任命邱開基兼任第五分校副主任,因此這個總隊有了“第一集團軍幹部總隊”和“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16期18總隊”兩個番號,高中畢業的黃文禮便是考入其中的一員,從此走上了從軍報國之路。

        1940年10月,經過刻苦學習的黃文禮從軍校畢業,與畢業同學一起步行前往湘鄂贛地區抗戰前線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部報道,擔任58軍新11師1營1連少尉排長,從此投身于抗日洪流。期間,部隊主要駐守湘鄂贛邊區通城至崇陽側面的獅山陣地與日軍對峙,先後參加過多次戰鬥。

        “立马九岭”  右眼受伤致残

        1941年,日本派兵從鄂南突擊,欲沿湘鄂公路進犯長沙,但這必須通過通城縣九嶺,當時駐守的國軍第10師潰不成軍,九嶺失陷。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嶽電告58軍,命令副軍長魯道源立即赴前線督戰收複九嶺。黃文禮作爲58軍新11師32團1營1連少尉排長,與該軍將士一起參加了這場殘酷九嶺阻擊戰,經艱苦阻擊,九嶺重歸中國軍隊手中,魯道源當即題詞:“立馬九嶺”。第二次長沙會戰期間,日寇傾十二萬以上兵力,企圖一舉奪取長沙,58軍繼續奉命轉戰大雲山、汨羅江、新牆河之間,或迎擊、或尾追,多有斬獲,副軍長魯道源以豪邁心情寫出了《二次長沙會戰即景》:“強渡新牆可奈何,汨羅江上又揮戈。錐形突進成功少,剪式夾攻勝算多。雲晴兩湖日鬼哭,風傳三島月婆娑。浏陽煙雨嶽陽外,灑遍洞庭水不波。”每每回想起這些經曆,黃文禮老人也倍感自豪。

        同年七月,在湖北通城的九嶺戰役中,黃文禮的右眼不幸被炮彈碎片炸傷,經長沙湘雅醫院、湘潭兵站醫院、衡陽94後方醫院、湖南東安165後方醫院、桂林第八陸軍醫院多家醫院治療,但不幸的是受傷右眼未被保住,右眼球被摘除,定爲二等傷殘。經過前後半年治療,傷愈的黃文禮被轉入廣西泉州軍政部的榮譽軍人第七臨時教育療養院療養。

        隨著戰事緊張,第七臨時教育療養院遷至貴州安順,黃文禮也一直在該院直到解放。

        定居贵州  安享幸福晚年

        解放後,黃文禮被短期勞教管制,後從事秋糧收購。1955年正式參加糧管所會計工作,他積極發揮特長,工作積極突出,多次獲得單位好評。1976年12月,黃文禮退休後在家。

        如今,在家頤養天年、四世同堂的黃老對今天的生活特別滿足。他常說:“兒女孝順,晚輩成才,有的還遠渡重洋到英國留學,連曾孫也上大學了,這是自己最開心幸福的事。”他時常關注新聞,收看電視節目,出門散步時也不忘買上一份當天的報紙。盡管近年身體狀況欠佳,但他生活規律,天氣好就外出活動健身,平常與家人一起打打麻將、拉拉家常。爲了方便兒女們的照顧和生活,他還常常往來于省城貴陽和織金縣城之間居住。

        79年後的今天,從湖北通城縣馬港鎮往湖南平江方向106國道旁立起的一塊上書“立馬九嶺”大字石碑,正默默述說著當年發生在這裏被譽爲“九嶺大捷”的悲壯抗日故事。而遠在雲貴高原那場戰役的親曆者黃文禮,即將步入他的百歲人生,老人記憶力下降,對往事的記憶逐漸依稀模糊,僅有的左眼看東西也感覺越發吃力了。但是,面對晚年的幸福生活,這位百歲黃埔老人坦然自豪:“盡管自己過去飽經滄桑,但能活過來就不易,我對今天的生活感到十分滿足!”如今硝煙散盡,這應該是黃老對自己當年無悔青春的最好注解。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