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黃埔軍校同學會

      人物春秋

      澧水悠悠忠骨魂,一身清正報國心——紀念黃埔著名抗日將領彭士量

      日期:2018-01-29 11:17:00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金胡榮
      字號:【小】【中】【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彭士量將軍

        2017年11月15日,這一天的北方已經進入冬季,而湘北的澧水河畔依然籠罩著秋日的余溫,蜿蜒的河水像一位母親安慰受傷的孩子,輕拍在河岸上沙沙作響,細訴衷腸,仿佛講述著70余年前石門城那場硝煙彈雨、肉搏厮殺的慘烈故事,講述著一位將軍爲國捐軀,血灑疆場的壯志豪情。

        那是1943年夏,抗日戰爭進入艱難時期,日軍集中優勢兵力,進犯洞庭湖糧區,企圖控制糧食生産基地。73軍暫編第5師師長彭士量奉命率部轉戰華容縣城郊與敵相持數月,屢次挫敗日寇的進攻,其中在七女峰之戰中更是重創日軍,提升了全軍的戰鬥士氣,也順利地完成保收夏糧的任務。日軍電台廣播稱73軍暫編第五師爲“戰意堅強、不可輕侮之師”。

        彭士量,號秋湖,湖南浏陽楊梅村人,生于1904年8月5日。幼時的他天資聰明,秉性剛毅,勤奮好學。1924年考入湖北明德大學,在校期間學習成績名列前茅,並受到進步的革命思想影響,報效國家一直是他的心願。

        1926年,他毅然投筆從戎,考入黃埔軍校第4期。入校以後,他業精術強、意堅品端,戰術思想、戰法理論和意志品質都得到了長足的進步,成爲既有紮實的文化素養,又兼具革命軍人的堅韌與頑強的優秀學員。畢業後,他被分配到陸軍第10師,曆任排長、連長、營長等職。北伐戰爭期間戰功卓著,參加過汀泗橋、賀勝橋等戰役,特別是在南浔路戰役中,以少勝多擊潰敵軍,爲國民革命軍取得後續勝利做出了貢獻。

        1927年8月,彭士量隨部隊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之後隨第10師南下,繼續投身革命的征程。從1928年開始,他先後任31師副團長和87師團長。

        1932年,彭士量被選派到陸軍大學第11期學習。1935年畢業後,任陸軍第83師上校參謀處長,並曆任第5補訓處上校團長及預備第4師少將參謀長、副師長等職。

        1937年盧溝橋事變後全民抗戰爆發,彭士量主動要求前線作戰,並多次在鄂西湘北諸戰役中打退日軍的進攻。1938年10月,在鄂南戰役中功績顯著,獲囯民政府授予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

        1941年,調任第六戰區長官部高級參謀。

        1942年,擔任陸軍73軍暫編第5師副師長。1943年任代理師長、師長。

        石門,地處湘鄂邊陲的古老縣城,距常德不足100公裏,曲折的澧水破城中貫,渫水集泾縱注。這座幽靜的小城在70多年前遭遇了一場慘烈的戰火浩劫。

        1943年秋,日軍爲破壞中國軍隊戰略反攻,決定奪取常德戰略要地,洞開湘北大門,再次集結重兵試圖殲滅湘西的主力部隊,向常德、桃源一線發動進攻。集團軍司令以第44軍久戰疲乏、撤過澧水,令第73軍孤守石門,彭士量師長奉命率暫5師守衛石門縣城及其周邊。石門是常德的西北前哨,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據石門向南可側擊常德,向北可阻鄂西,向西可威懾川渝。攻打常德必先奪取石門。

        11月6日,日军以10万兵力分三路合围石门,集中火力向石门发动了猛攻,用飞机、大炮猛烈轰炸我军阵地,随后密集的日军像潮水般涌来。彭士量將軍面对数倍敌军的强烈攻势沉着应战,组织官兵坚强防守。凡敌军攻击重点之处,亲临前线鼓励士兵们奋勇杀敌。经过几昼夜的搏杀,暂5师官兵伤亡巨大,但守护的阵地依然不失。12日,日军兵分三路直逼石门县城,在彭士量將軍的指挥下,全体官兵不畏艰险,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拼杀,先后在青山尾、大尖山、金鸡山、牛角山、白沙渡、百步墩等地与冲上阵地的日军白刃搏击,往返冲杀,一次次击退敌人的进攻。

        13日拂曉,日軍開始對我軍從東西北三面分割包圍,在飛機、大炮的瘋狂轟炸下發動了更爲猛烈的進攻。暫5師官兵死守每一寸陣地,在爭奪戰最爲激烈的大尖山陣地前沿,彭士量高呼:“不能讓敵人進來一步!”全體官兵在他的鼓舞下士氣倍增,將來犯之敵殲滅過半。

        14日晨,日軍又增兵力,再次猛撲陣地未逞,喪心病狂地向擊退日軍十多次進攻的紅土坡陣地施放毒氣,守護陣地的近900多名加強營官兵幾乎全部犧牲。隨後,日軍突破北部防線,並以一部突過澧水,從南面堵住守軍退路,對第73軍各師從東西分割,暫編第5師主力被迫退至縣城內。下午3時,日軍第13師團攻入石門北部73軍軍部指揮所,軍部頓時大亂。此時,日軍已完成了對73軍的合圍。尤其是南下常德的方向,更是被日軍強大的炮火封住。危境中,彭士量帶領警衛連,左沖右殺。找到了被沖散的軍長,並掩護軍長向西突圍。

        由于73軍第77師和第15師已先後崩潰,兩萬多日軍主力集中力量圍擊暫5師,暫5師7000多名官兵傷亡已達80%,雙方實力懸殊。此時,軍委會決定73軍後撤,放棄石門,但此時73軍正與日軍全線激戰,根本無法撤離脫身。

        爲了挽救整個73軍,暫5師師長彭士量充分展現了作爲革命軍人不畏犧牲的精神,勇接掩護全軍撤退的重任。他親自到西城巡查,增築工事,谕官兵死守,並電呈上峰:“決與石門共存亡。”當夜,暫5師在彭士量師長的指揮下,死據石門,掩護全軍南撤。

        15日天剛亮,日軍幾度攻城均被暫5師擊退。上午10時,突然北部防線被突破,彭士量率兵巷戰,將竄入之敵全部殲滅,石門仍屹立無恙。此時,彭士量率部已連續苦戰8晝夜,部隊傷亡殆盡。敵人擁數倍兵力輪番攻擊,下午3時許,幾處前沿陣地又被突破,暫5師官兵繼續在街巷與敵進行殊死的肉搏戰。彭士量身先士卒,率領官兵浴血殺敵,每條街巷、每座民房皆成死守據點,苦苦堅守石門達12個小時。

        當掩護73軍撤退任務完成後,暫5師于15日黃昏奉命撤出石門,在岩門口遭遇日寇的阻擊,彭士量指揮部隊奮力回擊。在組織部隊渡渫水河時,彭士量不幸被敵機機槍擊中要害,身受重傷。臨終之前,他對屬下高呼:“大丈夫爲國家盡忠,爲民族盡孝,死何憾焉!”

        彭士量將軍是抗日战争中亲临前线,与日军拼杀、战死沙场的著名抗日将领,他率领暂5师用生命守卫河山,用血肉铸就长城。他们捍卫了国家的神圣领土,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战的信心,为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在收殓彭士量的遺骸時,發現了兩份遺囑:

        其一

        本師全體官兵:余獻身革命念年余茲,早具犧牲決心以報黨國,茲奉令守備石門任務艱巨,當與我全體官兵同抱與陣地共存亡之決心,殲滅倭寇以保國土,倘于此次戰役中得以成仁則無遺憾,唯望我全體官兵服從副師長指揮,繼續殺敵,達成任務。

        师长 彭士量

        十一月十二日

        其二

        蘇政吾妻:余廉潔自守,不事産業,望余妻刻苦自持,節儉以活,善侍翁姑,撫育兒女,俾余子女得以教養成材,以繼余志。

        此囑

        秋湖

        十一月十二日

        彭士量將軍的两份遗嘱,一份是面对三四倍敌人的围攻,坚守石门的决死宣言;另一份是对爱妻的叮咛嘱托。两份遗嘱还原战争的残酷,也向我们展示了将军真实的情感。其中既有为国捐躯的勇敢意志,又有对妻儿的愧疚与无奈,既是诀别的遗嘱,又是情深的家训。面对强敌,将军展现出黄埔军人英勇不屈、为国奉献的精神。面对家人,将军同样展现出丈夫的深情厚望和父亲的殷切期许。

        台灣記錄常德會戰的文獻中寫道,此役73軍奉命撤退,痛失重鎮、蹉跌良將,給73軍造成重大損失。但73軍暫5師在彭師長率領下與日寇死拼戰鬥,消耗了日軍大量兵力,拖延了敵人攻略的時間,使我軍得以充分准備,爲常德會戰贏得了時間,“彭師長厥功甚偉”。

        彭士量犧牲後,其戰友在湘西山區購得珍貴的陰沈木制棺,並在沅陵開了追悼大會。1944年2月14日,遺體運至長沙中山堂(教育街省農業廳內),國民政府爲彭士量舉行盛大的萬人公祭大會,並追贈陸軍中將,出殡時長沙市市長率各界民衆團體代表百余人親往執绋,靈榇從又一村到靈官渡上船,沿途各區下半旗,百姓自發路祭訃告哀悼,遺體安葬在南嶽。

        彭士量將軍牺牲前一周,曾于石门前线返回部队司令部行营所在地桃源开会,在随军的家中住了一晚。当时,彭将军的两个孩子都在出麻疹,病情很重。第二天天未亮,彭将军返回前线时,望着欲挽留他的妻子王苏政,心情沉重地说:“倭寇不除,国无宁日,家无宁日。”说完便踏上了归途。这也是将军生前对夫人说的最后一句话。而就在彭将军牺牲的前两天,彭将军的一个儿子也夭亡了。彭夫人两三天内失去两位亲人,悲痛至极。

        1943年12月24日,《中央日報》在社論《發揚民族精神》中指出:“彭士量等將軍忠勇爲國慷慨犧牲博得全世界人士的一致贊美,這是我們民族精神最崇高的表現。”

        彭士量師長爲人正直、待人寬厚,不但不謀私利,甚至用自己私蓄貼補官兵生活,頗得軍心。彭士量師長殉國後,大家才知道他家徒四壁、生活清貧,他的妻子王蘇政和四個年幼子女,只能勉強溫飽。


      彭士量將軍和子女彭纪德彭纪俊合影

        彭士量將軍学生出身,虽身居要职,却廉洁朴实,不事产业,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牺牲后,家人度日艰难。1943年12月22日,《大公报》刊文《彭故师长家世》:“暂五师师长彭士量前于石门之役,率所部与敌浴血苦战,彭氏身先士卒终以寡众悬殊不幸殉职,按彭氏湖南浏阳人,遗妻王苏政女士及四子均幼,现住先龙潭十七号,彭氏一生廉洁自守、身后萧条。”

        彭將軍投身東征北伐和抗日戰爭,身經百戰,屢建奇功,是中國軍隊常德會戰中犧牲的第一位將軍。犧牲後國民政府追授陸軍中將,葬于南嶽衡山忠烈祠。

        1985年,国家民政部追认彭士量为革命烈士。他是首批入驻抗日战争纪念馆和湖南革命烈士纪念塔的国军抗日将领。南岳忠烈祠有烈士的纪念碑、遗书和墓地;台北忠烈祠供有烈士的灵位、照片和事迹介绍。2015年12月,湖南省石门政府为纪念彭士量烈士,在石门县岩门口为彭士量將軍修建了殉国处纪念碑。


      位于石门的彭士量將軍殉国处纪念碑

        石門,這座古老的小城現在已擁有70萬人口,這裏的人們過著和平幸福的生活。但人們不會忘記70多年前的那段悲壯曆史,更不會忘記曾經守護過這片土地並爲之英勇獻身的將士們。

       

      相關新聞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