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黃埔軍校同學會

      2020年第一期

      黃埔老兵楊伯奇抗戰事略

      日期:2020-12-01 13:47:00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石擎
      字號:【小】【中】【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2017年春,为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80周年,江苏省黃埔軍校同學會采访慰问并拍摄了居住在南京的部分黄埔抗战老兵。我有幸认识了杨伯奇老人。杨伯奇生于1921年,湖北武汉人,黄埔17期生。见面时,老人操着浓烈武汉味的普通话,激动地握住省黃埔軍校同學會赵锡南秘书长的手说:“我知道七七事变纪念日这一天之前,你们一定会来看我的…… 79年前弃笔从戎考入黄埔17期,我是毅然决然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忘记当初的情境噢……”接着,老人唱起湖北版的“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墙上—幅“春江水暖鸭先知” 的国画斑驳点缀,包浆染糊,显得有些年头了。

        

        楊伯奇

        楊伯奇身体尚好,说话声音不是很大,但条理很清晰。1931年,10岁的杨伯奇已经在武汉市第五小学就读,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对日寇的仇恨。他学会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如今,97岁高龄的他,唱着这首抗日歌曲,眼眶里仍然泛着泪光……1937年,中日淞沪会战的血肉拼杀,南京保卫战的惨烈失败,都让已在武汉光华中学读书的杨伯奇血脉偾张。他积极地投身到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中去,上街刷标语、喊口号、参加游行……杨伯奇老人说到年青时的事显得十分兴奋与激动……说着说着,老人忽然安静下来,看着我们低声道:“不做亡国奴,抗日图存,国家才有希望,我当时是个年轻人,所以非常激昂地参加了这些活动。”

        1938年武漢保衛戰爆發,作爲家中長子的楊伯奇與數十位武漢光華中學的同學商議決定去投考黃埔軍校。他在征得父母同意後毅然決然棄筆從戎,考入黃埔軍校17期通訊兵科。該校原先在南京,淞滬會戰後遷移至武漢,後來又遷移至廣西桂林。1941年夏,17期通訊兵科畢業的楊伯奇被分配至79軍通訊兵連任見習排長。說到這,楊伯奇老人用炯炯有神的雙眼望著我們,問道:“你們知道不知道79軍是什麽部隊?79軍是抗日的主力部隊,是中央軍,也就是排以上幹部全部由黃埔軍校畢業生擔任。它的第一任師長是黃埔1期生夏楚中,第二任軍長王甲本,也就是抗日戰爭中唯一的拼刺刀戰死的抗日軍長,這個部隊參加了3個月之久的‘血肉磨坊’之戰的洗禮,也就是淞滬戰爭!”

        半年實習期滿,1941年12月,楊伯奇轉爲排長,參加了第三次長沙會戰,密切配合友軍堅守長沙。“通訊連在戰爭期間有沒有遇到特別危險的時候呢?”我們問道。“有呀。”老人回答,“日軍的單兵素質好,連排級指揮靈活果斷,小股部隊穿插運用自如,往往能給我方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楊伯奇老人停頓片刻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繼續說道:“有一次我們部隊駐紮在一個小山村內,淩晨早飯不久,突然三八大蓋、歪把子機槍、擲彈筒爆炸聲四起。我操起中正步槍獨自從民房內往外屋走,當天我肚子不舒服,連長批准我可以休息一會晚些出勤。那是一個三進院落,房屋進深較大,剛進入前庭大廳由暗部跨入亮處,拉三八大蓋的槍栓聲把我驚出一身冷汗,真的是冰涼的,我一生都忘不掉!”老人極力強調當時的恐懼感,腿顫抖不停。“我擡眼看到瞬息間3個日軍就站在院子內,手持軍刀的是位曹長,呢制服上的紅領章鮮紅,兩個穿卡其布的日軍手握三八大蓋持腰射狀態。叭!叭!兩聲槍響!頭皮一麻,‘嗖’地一聲我的帽子飛了,我不由自主地坐在了近門坎的地下。腳上的草鞋綁帶繩斷開,草鞋滑失。舊時大門的銅質虎形門環被子彈擊穿,發出嗡嗡的金屬聲。3個日軍獰笑著向前跨步。死到臨頭,我本能地抓起地下的一只草鞋扔了過去,沒反應過來的3個日軍急忙趴下。我回頭一看中正步槍已跌落身後地下,抓起槍,弓身轉向並迅速地跑向大廳側門。這個大廳是有回廊的,我三步跨作兩步,一下撞到回廊的隔板上,驚慌失措中撞隔板的聲音很響。這時我徹底清醒了,鬼子一時打不死我了,辦法就來了。大廳門是鎖形設計凹形結構,兩旁有倒形福字的磚制窗框,我舉槍站在磚頭窗框前瞭望,3個鬼子已從地上爬起站在大廳門的兩側向裏面觀望,一時間止步不前。後來分析才知道,舊時建築采光不好,屋外陽光明亮,屋內漆黑一片,由外向裏看什麽也看不見,鬼子一時不敢貿然沖進來。當時現場安靜極了,空氣仿佛都凝固了……誰生誰死?我緊咬牙關嘴唇流血都不知道,猛然間……我動手了,拉第一次槍栓時,鬼子愣住了,槍響人倒。剩下的鬼子往後跑,我又拉了兩次槍栓,3個鬼子分別倒在距大廳門1米和3米及院子中央的地方。3個鬼子剛倒下,容不得我仔細查看,就聽見前庭大門外院牆處有鬼子嘈雜聲,我緊緊抓著槍順著回廊翻窗穿屋再翻越後院牆跑入山林,身後歪把子機槍聲、擲彈筒爆炸聲響成一片。

        

        第三次長沙會戰時,中國軍隊跨過新牆河臨時便橋,追趕日軍。

        我喘着粗气,上下摸索着身体,发现自己没有负伤,但浑身衣服透湿,凉风一吹手一摸头,惊恐之下又想起帽子被子弹打飞的情景,两腿又颤抖不停。心想这事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按日军手握三八大盖持腰射的训练水平,击中我天灵盖是轻而易举的,或许颤抖利害的双腿瞬间降低了被射物的高度而逃过一枪,另一枪则是鬼子故意击中虎形铜质门环,吓唬戏弄我这个少尉排长。英雄莫问出处啊……心中默念并安慰着自己,这毕竟是我平生第一次杀敌,距离如此之近,而且是置死地而后生的反杀……总算杀敌3个没有自损。这场鬼子穿插偷袭战,我们连长失踪了,不见尸体也没有任何消息。我的连长是湖南人,比我大两岁,黄埔16期,对我很好,我很难过。战后我被提拔为连长。” 杨伯奇老人的叙述充满了战时的紧张感,毕竟是生死时刻。我们静静地看着老人,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老人眺望着窗外,张着嘴巴一动不动,呼出的微微气息像中正式步枪的枪口仍散发着硝烟……

        過了一會,楊伯奇老人接著說:“這一次鬼子偷襲我們通訊連是有備而來,目標是閃擊79軍軍部,前線幾個重要地點都受到日軍飛機轟炸。主要通行要道口受到鬼子強攻,掩護並接應鬼子穿插小分隊是其作戰意圖,這些都是事後上級分析出來的。由于我們通訊連阻擋了一下,加上軍部警衛營的及時增援出擊,鬼子落荒而逃。鬼子突襲人員大約1個排,由兩位曹長帶隊,配給3挺歪把子機槍、3門擲彈筒,火力不謂不強。事先日軍飛機每天偵察拍照,與軍用地圖對比,再結合雙方交火態勢,以及偵測無線電頻率判斷出79軍指揮系統方位。鬼子還抓老百姓和我方軍人打探補充細節,竄入我方陣地偷接電話線竊聽,並順著電話線偷襲通訊連。我們的抵抗爲警衛營增援爭取了時間,得到上級的認可。同時上級要求通訊連提交戰後總結報告,並下達正式命令:凡今後通訊連遇襲必須開槍抵抗半小時以上,不得驚慌失措!我軍校畢業才1年,任見習排長半年,正式排長半年,就因功升了連長。如何訓練部隊達到上級的命令要求?我苦思冥想後又找來3位排長商議,整理出幾條通訊連工作與駐地戰時軍事條令:一、通訊兵戰時野外布置電話線和檢查電話線必須配置戰鬥小組保護;二、重要電話線路沿線配置戰鬥小組適時監控;三、發生戰鬥時盡可能以班排集中抗擊(我們的武器裝備和鬼子相比差了許多,全連隊火力不及鬼子1個排的火力強大);四、通訊連駐地固守地點和撤退路線及人員事前應有布置並落實到班;五、鬼子偷襲時每個士兵都必須開槍3發子彈以上,事後檢查分析,否則軍法處置。並多次召開班排長會議,進行沙盤推演,群策群力提升作戰意識。”

        5月,鄂西山區雨水多霧氣大,通訊連進入一個叫小坎壩的山村駐地。村子不大,坐落在四周皆山的小壩上,村口靠著石頭山,距離小壩約兩百米處是唯一的進出山村的道路。坎壩上只有七八間土房子,每座房屋兩層結構,上面放糧下面住人,大門前是曬場。整個坎壩山村下面有一個很深的山洞,需經房屋北面山崖的羊腸細道才能下去,村口還有牛棚和兩間破屋。通訊連駐地布置如下:村口山頭設崗哨,兵力兩個班,任務是警戒,遇襲時上山遊擊但不能脫離太遠;壩上守備有24小時遊動哨兵,問答口令一律說方言土語;將坎壩上七八間土房子鑿小洞相通,以便遇險機動;安排1個排人員住山洞,通知村民聽到槍聲往山洞跑。不想3天後就出事了,上午下雨無事,下午約3點多鍾天晴,日軍飛機出動全線轟炸,鬼子大炮也開始轟隆作響。“我緊張地坐在電話機旁,剛讓傳令兵通知各排集中,外面維修電話線路方向便傳來槍聲,這時軍部來電告知軍部附近有鬼子兩百人在運動,要我們注意警戒。話音未落,村口槍聲密集起來,我隨即報告,軍部電話指示,抽不出兵力,自己堅守,不許後退,隨時報告!通訊連共兩挺捷克機槍和1挺馬克沁機槍,1挺捷克機槍由北山崖這個排掌握,馬克沁機槍搬上房頂射擊,另1挺捷克機槍在門口土堆後射擊封大門。哒哒哒!馬克沁機槍把大約30個鬼子壓在山坡下,擡不起頭。村口兩個班的戰士大部分上了山,與山下約20個鬼子對峙。咣!咣!咣!擲彈筒發出三枚炮彈,房頂被轟塌下一個角,馬克沁機槍也被炸壞了,傷員慘叫。‘傷員不許叫!立即往山上送!’我大聲喊道。其實傷員是送不出去的,空間太小,而且馬克沁被炸壞了,鬼子馬上就會到,那個傷員沒過多久就死了。門口土堆後,捷克機槍響個不停!又有擲彈筒飛來,捷克機槍連人一起炸飛了。我急忙令戰士用炸塌的木料堵門,人員穿過小洞躲進兩邊房屋,北山崖上捷克機槍也讓擲彈筒炸飛了。一會兒,鬼子用炸藥將大門連土牆炸塌,兩個鬼子沖了進來,一看沒人正要搜索,兩個側面小洞飛出兩枚手榴彈,鬼子就用擲彈筒還擊。房屋徹底倒塌,鬼子搜索房子,我們就開槍,中正步槍一響,北山崖上就往槍響的房屋扔手榴彈。鬼子沒有辦法,達不到速戰速決的目的就撤退了。我們通訊連無力追擊太遠,追擊到村口與山上的戰士會合就不追了。但附近幾個山頭追擊鬼子的槍聲徹夜未停。戰後評功,我被記名副營長,因我軍校畢業才兩年,已升至連長,加上沒空缺所以按記名辦理。”

        

        楊伯奇

        1943年10月,楊伯奇參加常德會戰。1943年5月,參加鄂西會戰,79軍獲贈“我武惟揚”旌旗。1944年6月,楊伯奇所屬部隊千裏馳援衡陽,7月在衡陽外圍同敵作戰。由于友軍配合不力,日軍防範嚴密,無法擴展戰果,後奉命撤往冷水灘布防阻擊日軍。9月7日,狡猾的日軍指揮官將數千日軍化裝成國軍和中國農民,准備襲擊79軍王甲本軍部。截獲這一情報後,王甲本將軍准備親自指揮部隊殲滅敵軍。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其屬下一位團長報告敵情不准確,致使王將軍到達戰場時,不見自己部隊,卻和日軍主力遭遇。危急關頭,王甲本將軍親率手槍排掩護軍部轉移,與數十倍于己的敵人血戰,最後和敵人拼起了刺刀,慘死于敵人的刺刀之下,時年43歲。

        楊伯奇老人始终以自己参加抗战的经历为其一生的荣耀。采访结束时,杨伯奇老人背诵了一段黄埔4期生、江苏昆山人顾保裕将军1946年为腾冲墓园所撰写的挽联:“为民族,争生存,战死沙场,君无遗恨;痛国家,有多难,追思袍泽,我有余哀。”老人说:“这首挽联写得很好。”屋外的春雨滴滴嗒嗒下个不停,正如我们对那些在抗日岁月中牺牲的先烈们无尽的追思,对杨伯奇老人这样的抗日英雄深深的敬仰,连绵不绝……

      相關新聞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