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7年第三期  > 正文

      1926年1月17日,黃埔軍校舉行第3期學生畢業典禮

      日期:2017-05-01 17:47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賈曉明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6年1月17日,黃埔軍校舉行第3期學生畢業典禮。第3期于1924年12月开学,学生多为从上海和广州等地经过考试后选拔出来的,录取总人数达1300余人,经过甄别考试,实有毕业生1225人(《蒋介石年谱初稿》记为1224人,湖南省档案馆藏《黄埔同学总名册》为1233人),举行宣誓。蒋介石、汪精卫、宋庆龄、何香凝等参加典礼。毕业生除部分留校任职外,大多数分派到国民革命军第1军任职,部分从事政治工作,也有不少从事地方农民运动、工人运动,或派往北方军阀统治区,在敌军内部从事地下活动,他们在北伐战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军校第3期学生的最大特点之一是从本期开始,军校设入伍生制,即新生入学先受3个月入伍生教育,期满考试及格,始编为正式学生。在学期间,第3期学生值得一提的是学员中出现了第一位台湾籍学员黄济英,以及5位韩国籍学员。
        有人認爲,3期生“在軍校畢業後大多分配到嫡系部隊任職,但是真正出類拔萃者並不多見”。事實上,3期生對于中國曆史的發展同樣起著重要作用。尤其是在抗日戰爭爆發後,3期生相繼奔赴抗日戰場,立下赫赫戰功。而以戴安瀾爲代表的一大批3期生在抗日戰場上爲國捐軀,優秀事迹亦廣爲流傳,並被永遠記錄在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上。
        “他是抗戰以來陣亡的政工同志階級最高、死事最烈的一位”
        周複,字旭人,黃埔軍校3期生。抗戰全面爆發後,1938年11月下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成立魯蘇戰區,蔣介石親自決定調周複擔任戰區政治部主任。
        周複率部進入位于山東安丘的城頂山防區後,大力開展抗戰宣傳,鼓舞官兵士氣。爲此,他安排了廣播,每晚召集官兵集體收聽抗戰新聞,並組織創辦了魯蘇戰區的第一張報紙——《陣中日報》,堅持每日出版,報道國內外抗戰要聞,號召國人抗日救亡。另外,周複還組織定期演出《黃河大合唱》《大刀進行曲》《流亡三部曲》《保衛大魯南》等劇目歌曲,教唱救亡歌曲,對官兵和當地群衆進行愛國教育。
        魯蘇戰區的不斷發展壯大,嚴重地威脅著日寇的後方安全。特別是敵人的主要交通命脈——膠濟線、津浦線和隴海線三條鐵路幹線,以及橫貫魯南的台濰公路幹線,隨時都有被中國軍隊切斷的可能。爲此,自1941年冬至1943年夏,日軍連續對魯中南實施大“掃蕩”。1943年2月17日,日軍駐膠濟鐵路沿線的獨立混成第5、第6旅團及獨立混成第7旅團一部,並配屬僞軍,共計2.5萬余人,在12軍司令官土橋一次指揮下,掃蕩安丘西南城頂山地區,企圖尋找機會全殲戰區主力。
        城頂山戰役打響後,周複率800余人于2月20日黃昏時分向東撤去,21日黎明時分,行至張家溜一帶。此時日軍獨立混成第5、第6旅團已竄入張家溜、城頂山一線,對該區中國軍隊形成左右夾擊之勢。周複率部搶占了張家溜西南的山頂,踞險死守。戰鬥中,周複親率幾名衛士前去督戰,並下命令:“死守陣地,沒子彈了,用手榴彈炸,用刺刀刺,用石頭砸,用牙齒咬,與敵人拼個你死我活!”在打退敵人數次進攻後,周複見糧彈不繼,判斷不可久守,于是下令突圍。他拔出手槍,高聲說道:“我是這裏的最高長官,我不在前誰在前?”並親自率敢死隊員60人當先向山下沖殺。當行至城頂山東北角半山腰時,不幸胸部中彈,隨行的政治部機要秘書急忙把周複抱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迅速解開已被鮮血浸透的棉衣,簡單進行包紮後,背起他隨部隊一起撤退。周複爲了不拖累部隊,堅決要求放下他,並掏出手槍要自戕。部下奪下他的槍,背著他繼續撤退。怎奈途中因傷勢嚴重,流血過多,周複在下令燒毀密電碼等要件後力竭殉國,享年43歲。
        周複是國民黨在抗戰史上犧牲的最高級的將領之一。蔣介石得知周複陣亡,十分痛惜,稱周複“出身軍校,曆任軍事及黨務工作,十余年來,忠勤不懈”,“就任魯蘇戰政治部主任經渝青訓時,以成仁自矢”。國民政府明令褒揚,追贈陸軍二級上將。張治中將軍在回憶錄中這樣評價周複:“他是抗戰以來陣亡的政工同志階級最高、死事最烈的一位。”1995年,山東省人民政府追認周複爲革命烈士。2014年,周複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抗戰期間一個師三名軍事主官全部殉職的,僅此一例”
        王竣原名俊,亦作浚、峻、駿,字傑三,陝西蒲城人,黃埔軍校3期生。1926年黃埔軍校畢業後,他回到陝西軍隊中服役,先後在楊虎城部任副官、手槍隊隊長和營長。1932年秋,任陝西警備第1旅第1團團長。1935年,升任陝西警備第1旅旅長。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後,王竣部編入國民革命軍第38軍第177師。11月,太原淪陷後,他率部擔任黃河防務,同日軍作戰。1938年,在胡宗南、蔣鼎文的策劃下,警1旅從38軍分化出去,被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編爲新編第27師,王竣先後任副師長、師長。1940年,王竣部奉命再渡過黃河,進入晉南中條山區,支援在這裏浴血奮戰的官兵,與日軍展開數十次戰鬥,炸毀日軍的倉庫,破壞日軍運輸線,給日軍造成相當大的威脅。1941年5月7日,近10萬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又向中條山發動猛烈進攻。中條山抗日軍民英勇抵抗,戰鬥非常激烈。王竣部的防地在中條山台砦、馬泉溝、曹家川、門坎山、羊皮嶺、黃家莊一帶。王竣得知日軍將發動大規模進攻的消息後,立即進入指揮位置,命令部下做好一切戰鬥准備。新編27師陣地是日軍的主攻方向,王竣親臨前線,用保衛祖國光榮等愛國思想教育將士們,鼓勵他們奮勇殺敵,報效國家。全師將士奮勇抵抗,與日軍展開了肉搏戰,誓死堅守陣地。經過兩天兩夜的激戰,由于處于內線作戰,27師人員和彈藥的消耗無法得到及時補充,消耗嚴重,戰鬥力大爲減弱。5月9日正午時分,日軍在飛機和炮火的掩護下,再次向27師陣地發起猛攻,雙方拼死戰鬥,戰局逐漸對27師不利。在萬分危急的時刻,有人建議轉移陣地,向後撤退。王竣慷慨激昂地說:“未殲敵恥耳!與陣地共存亡。”此時,王竣振臂一呼,全體官兵又與日軍展開了血戰。戰至黃昏,所部官兵傷亡慘重,王竣身負重傷,和師參謀長陳文杞(黃埔5期)一起在台砦村西的雷公廟嶺陣地上壯烈殉國。余部在副師長梁希賢(黃埔5期)帶領下繼續堅持台砦村陣地,傷亡殆盡,梁希賢跳黃河自殺殉國。有學者指出:“抗戰期間一個師三名軍事主官全部殉職的,僅此一例。”
        國民政府爲表彰王竣壯烈殉國的事迹,特追贈他爲陸軍中將。1987年5月7日,陝西省人民政府追認王竣爲革命烈士。2014年,王竣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誓與陣地共存亡”
        1924年黃埔軍校成立後,組建了軍校衛兵隊,負責蔣介石校長的安全警衛與侍從工作。後來衛兵隊擴編爲特務營,北伐戰爭時期又在特務營的基礎上擴編爲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團,作爲蔣介石總司令的扈衛部隊。1927年民國政府定都南京,警衛團再次升格,擴編爲首都警備師。1931年12月,警衛第2師改稱第88師,接受德式裝備和德式訓練。
        1937年8月淞滬會戰開始後,第88師損耗巨大,有的連隊進行過四五次兵員補充。12月,第88師參加南京保衛戰,由88師262旅、264旅負責防守雨花台地區及中華門。262旅旅長爲朱赤,是黃埔3期生,少將軍銜,與同爲黃埔3期生的264旅少將旅長高致嵩部協同作戰,共同堅守陣地。12月9日,雨花台之戰打響,日軍猛攻雨花台戰略要點,遭守軍第88師頑強抵抗。朱赤、高致嵩率部堅守陣地,多次打退敵人的進攻,但守軍死傷甚重,于10日被迫退守二線陣地。不久,二線陣地工事也被日軍炮火摧毀,262旅、264旅在朱赤、高致嵩的帶領下據守核心陣地繼續戰鬥,並擊退了沖入城內的一部日軍。
        12日,日軍將主力投入雨花台、中華門一線,並出動飛機和重炮猛烈轟擊88師陣地,致使陣地上的浮土高達1米,賴以掩蔽的樹木幾乎被拔光。朱赤站在雨花台高聲對部下說:“最關鍵的時刻到了,我們與敵人決一死戰,誓與陣地共存亡!”他命令把幾十箱手榴彈的蓋子全打開,等日軍攻至陣地前沿時,幾百枚手榴彈同時引爆,打得日軍血肉橫飛。
        朱赤發現,只有與日軍攪在一起,日軍的重武器和飛機空中優勢才無法發揮威力,便組織敢死隊殺入敵群。戰鬥進行得異常慘烈。1個多小時後,100名敢死隊員僅4名生還。上午10時前後,朱赤被日軍的炮彈片擊中,身上幾處受傷,腸子流出體外。朱赤自己將腸子塞進去,手持兩把德國駁殼槍,打掉了8個彈夾的160發子彈後,由于體力不支倒地。上午11點鍾左右,朱赤壯烈殉國,時年33歲。
        264旅官兵在高致嵩的帶領下,殺向敵陣,和敵人拼起刺刀。短兵相接中,高致嵩的一只耳朵被敵人打掉,鮮血直流,但他顧不上包紮,忍著劇痛率部與敵人厮殺,誓死堅守陣地。率部左沖右突,甯死不退,後因敵人飛機的猛烈轟炸和重炮轟擊,陣地全毀,高致嵩和264旅大部分將士一同壯烈殉國,時年38歲。
        國民政府爲表彰朱赤、高致嵩抗日救國、壯烈犧牲的事迹,特追贈二人爲陸軍中將。1986年、1987年,江西省人民政府、浙江省人民政府追認朱赤、高致嵩爲革命烈士。2014年9月1日,兩位烈士同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黃埔生將領抗戰殉國第一人”
        王潤波于1924年考入廣州黃埔軍校第3期。1926年1月畢業時,因學業優異,精明強幹,被留校擔任第4、5、6期教官,他參加過北伐戰爭,後受黃埔軍校命去重慶川軍劉湘部軍官訓練團任大隊長,1930年隨中央軍部隊駐徐州擔任城防。
        九一八事變後,日軍大肆增兵熱河,逼近長城。1933年1月,國民政府以劉戡的第83師、黃傑的第2師、關麟征的第25師和騎兵1旅、炮兵4團合編爲第17軍參加長城抗戰。年僅27歲的王潤波升任國民革命軍第17軍25師75旅149團上校團長。王潤波在出發前夕曾向全團官兵講話說:“我們即將開赴前線,日寇侵我河山,凡是中華兒女莫不切齒痛恨,保國衛民,人人有責。北上抗日,乃是軍人神聖職責,我們決心效命疆場,願爲祖國灑熱血,不讓日寇進長城!”部隊到達密雲縣時,王潤波曾給母親陳今圖寫了最後一封信。信中說:“日寇占領了東三省,又來大肆進犯長城,爲救民族危亡,兒將率領部隊北上,奔赴長城,誓與日寇拼死鬥爭,與古北口共存亡,望勿以兒爲念”。
        149團是25師先頭部隊,奉命保衛長城古北口。王潤波隨關麟征率部駐守于古北口以南防線。3月11日拂曉,爲強占潮河支流北岸高地的有利地形,關麟征、王潤波率領149團赴右翼前線指揮戰鬥,擬強占潮河支流北岸高地。不料剛到山腰,即遭敵人的狙擊,149團與敵搏鬥,雙方短兵相接,反複沖殺,戰鬥極爲慘烈。戰鬥中,關麟征5處受傷。敵人的一個火力點,將149團將士壓在谷地。在危急之際,王潤波一手執槍,躍出掩體,警衛排緊跟其後。但就在此時,王潤波被飛來的日軍炮彈擊中,壯烈殉國,屍骨無存,時年28歲。因援軍及時趕到,關麟征指揮第25師最終將敵人擊退,占領了高地,戰後關麟征被送至醫院治療,由杜聿明代理師長。
        此役149團僅存5人(4人重傷,1人輕傷),25師傷亡共4000余人。王潤波爲國捐軀,被譽爲“黃埔生將領抗戰殉國第一人”。國民政府追贈王潤波爲國民革命軍陸軍少將,並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儀式。蔣介石等23名國民黨軍政要員爲王潤波烈士題寫了“血濺長城,心揄漢族”等挽聯。1987年,人民政府向王潤波家屬頒發了革命烈士證書。2015年,王潤波入選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相關新聞

      天下黄埔二维码 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