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黃埔軍校同學會

      黃埔情緣

      周恩來與鄭洞國的黃埔師生情

      日期:2018-03-15 15:33:00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鄭建邦
      字號:【小】【中】【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4年春,我的祖父鄭洞國從湖南奔赴廣州,考入黃埔軍校第1期,與先後擔任黃埔軍校政治教官和主任的周恩來有著師生之誼。

        周恩來當時年僅26歲,卻已經是著名的中共領導人之一了,在軍校內頗受學員們愛戴。多少年後,祖父還清晰地記得他講課時英俊潇灑的風度、铿锵有力的聲音。

        第一次東征戰役時,周恩來任東征右翼軍政治部主任,祖父先後任所屬黨軍教導1團連黨代表、教導2團營黨代表,相互間有了更多的直接接觸。周恩來在軍隊政治工作中的卓越才幹,以及謙和、平易的作風,給祖父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心裏格外敬重他。

        幾個月後,第二次東征戰役爆發。正在湖南家鄉探親的祖父聞訊星夜趕返廣州,卻一直找不到返回部隊的機會。直到東征軍將陳炯明部徹底擊潰,陸續向潮梅地區集中時,他才輾轉趕到東征軍司令部所在地汕頭。

        東征軍總政治部主任周恩來見到祖父十分高興,當即委派他去潮州野戰醫院任黨代表。

        祖父聞言卻垂頭喪氣了。

        原來在廣州時,上級曾要祖父擔任黃埔軍校醫院黨代表,執意要帶兵殺敵的祖父不肯接受。現在好容易趕到前線,還是去做醫院的黨代表,心中自然極不情願。周主任和藹地說:“醫院的工作也很重要嘛,那裏需要你。你先去工作一個時期,以後我再設法替換你。”無奈的祖父只得怏怏赴任去了。

        不久,潮州野戰醫院的傷病員們陸續痊愈歸隊,祖父再也待不住了,又跑到汕頭。周主任很痛快地答應了他的請求,親自舉薦祖父爲國民革命軍第1軍3師8團1營營長。

        大革命失敗後,周恩來領導了著名的“南昌起義”,打響了反抗國民黨白色恐怖的第一槍。他作爲中國革命的主要領導者之一,始終奮戰在時代的前列;祖父則出于思想局限,選擇了一條與其革命初衷相反的政治道路。

        1948年,祖父率部困守東北名城長春。東北解放軍發起遼沈戰役後,一舉攻克錦州,切斷了幾十萬國民黨軍隊退往關內的陸上通道,迫使饑困不堪的10萬長春守軍一部起義,一部投誠。

        在祖父陷入絕境之際,周恩來親自給他寫信,陳明禍福,曉以大義:

        洞國兄鑒:

        欣聞曾澤生軍長已率部起義,兄亦在考慮中。目前,全國勝負之局已定。遠者不論,濟南、錦州相繼解放,二十萬大軍全部覆沒。王耀武、範漢傑先後被俘,吳化文、曾澤生相繼起義,即足證明人民解放軍必將取得全國勝利已無疑義。兄今孤處危城,人心士氣久已離背,蔣介石縱數令兄部突圍,但已遭解放軍重重包圍,何能逃脫。曾軍長此次舉義,已爲兄開一爲人民立功自贖之門。屆此禍福榮辱決于俄頃之際,兄宜回念當年黃埔之革命初衷,毅然重舉反帝反封建大旗,率領長春全部守軍,宣布反帝反蔣,反對國民黨反動統治,贊成土地改革,加入人民解放軍行列,則我敢保證中國人民解放軍必將依照中國共産黨的寬大政策,不咎既往,歡迎兄部起義,並照曾軍長及其所部同等待遇。時機緊迫,顧念舊誼,特電促下決心。望與我前線蕭勁光、蕭華兩將軍進行接洽,不使吳化文、曾澤生兩將軍專美于前也。

        周恩來

        十月十八日

        這封信件是用電報轉達前線的,由于城內戰亂,當時未能送達祖父手中。長春和平解放以後,他才知道此事,對于老師的這番親切關懷,內心由衷感激。

        1950年夏,祖父由東北去上海醫病途經北京,周恩來在家中會見並宴請了他。祖父感到很意外,想不到擔任政務院總理的老師日理萬機,卻還一直記挂和關懷著他這個不成器的學生。

        那天,祖父剛走進客廳,周總理就快步迎了上來,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視著他,緊握著他的手說:“歡迎你,我們很久未見面了,難得有這個機會呀……”

        祖父被周總理的坦誠、熱情所感動,覺得他還像當年的周主任那樣誠摯可親,一時百感交集,兩行熱淚幾乎奪眶而出,哽咽半天才愧疚地說出幾句話:“周總理,幾十年來,我忘記了老師的教誨,長春解放前夕,您還親自寫信給我,我感謝您和共産黨的寬大政策。”

        周總理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話微笑著說:“過去的事不提了,你不是過來了嗎?今後咱們都要爲人民做點事嘛!”

        吃飯的時候,周總理詳盡地問起祖父的身體和家庭情況,猶如家人一般,使他如沐春風。末了,他又和藹地問起祖父今後的打算。祖父想了想,不無頹喪地說,自己別無所長,人也老了,打算回湖南家鄉種地去。在一旁作陪的黃埔軍校1期同學李奇中插話道:“好哇,你在老師面前也敢稱老?”說得大家都笑起來。

        周總理親切地說:“洞國,你還不到50歲嘛,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爲人民做貢獻呀。現在國家建設剛剛開始,許多事情都等著我們去做呢。”祖父很感動,表示先回上海治病,再聽候安排。周總理說:“你先回家休息一下也好,身體養好後隨時可以來。”

        1951年冬,祖父寫信給李奇中,談到目睹祖國氣象一新、蒸蒸日上,十分振奮,准備春節期間再到北京看看。李奇中將此事報告了周總理,周總理很快給祖父發了電報,邀他來京。

        春節前夕,祖父一到北京,周總理就在政務院會見並宴請了他。

        祖父向周總理彙報了對黨的新認識,表示願意參加新中國的建設。周總理格外高興地說:“你的思想又有了新的進步,這是值得慶賀的,我代表大家歡迎你。你的年紀還輕,完全可以多爲人民服務嘛。”

        幾個月後祖父遷居北京,在周總理的關心下,被任命爲水利部參事。

        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經毛主席親自提議,祖父又被任命爲國防委員會委員。從此,他跟著共産黨,堅定地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

        1976年1月,周總理不幸病逝的噩耗傳來,祖父抑制不住悲痛的心情,幾度痛哭失聲。直到晚年,每當回憶起與周總理長達半個世紀之久的黃埔師生情誼,祖父總是深有感觸地說:“周總理是我一生的師長。從他身上,我體會到共産黨人的博大胸襟和崇高品質,也看到了新中國的光明前途。”

      相關新聞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