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看片群免费- 窝窝午夜看片中文版- 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

    1. <form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form>
      <address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 id=iTFbxJiuy></nobr></nobr></address>

      黃埔軍校同學會

      黃埔軍校

      黃埔軍校建校籌備

      日期:2016-05-04 15:32:00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
      字號:【小】【中】【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黃埔軍校是一座新型军校。它是辛亥革命推翻封建王朝后由政党组建的新式军校,也是在孙中山先生领导下国共两党合作创办的第一所军校。那时,正值国民革命政府初创时期,各政党、派系之间的明争暗斗特别严重,军事、政治斗争错综复杂,由此也可想象经济状况异常艰难。这些困难,在黃埔軍校筹建之初就显露出来,几乎陷军校筹备工作于夭折。但是,军校创办工作在孙中山的领导和共产党人的积极合作下,终于成功完成了军校从筹备到开学的艰辛开拓工作。

        (1)軍校籌備處從居無定所到安營紮寨

        办军校,除师资力量等条件外,选择和确定校址是头等大事,尤其是军校不同于一般学校,对校园地点和规模都有着特殊的要求。当初,校址虽然拟定在广州市东郊的黄埔岛,但开始筹建黃埔軍校时的办公地点,却并不在黄埔岛。那时,黄埔岛上虽然有几处房屋,但因年久失修,已是败瓦颓垣,且由于远离市区,水陆交通皆艰难,不便到岛上办公。

        1924年1月,黃埔軍校筹备处在开始工作后的近半个月里,根本没有固定地方可安置办公室。孙中山只好把乘坐的“大南洋”号船停靠在江边,作为临时军校筹备处的办公地点。“大南洋”号船上的孙中山和国民政府要员为筹备军校殚精竭虑,彻夜不眠,招集教官及招生章程等许多文件都是在这艘大船上拟定并首先发出的。

        軍校籌備處漂泊于珠江上“大南洋”號船上,籌備處的工作人員在船上船下地忙碌。隨著招生工作的迅速進展,在船上接待外地來的師生已經顯得很不方便,必須在陸地上設置地址相對固定的軍校籌備處。後在多方努力下,在廣州市區南堤2號(今沿江中路239號對面)尋找到一座西歐古羅馬圓柱式小樓房,年租金200元白銀。這座古建築,矗立于珠江岸邊,南瞰滔滔江水,後臨八旗二馬路,全樓高約15米,是一幢3間3層、後進2層的西式樓房,建築占地面積約700平方米。當時,這裏是市區最熱鬧、最繁華的地方,賭館、妓院比比皆是,幾家著名的百貨公司大樓林立于附近。

        2月6日,黃埔軍校筹备处由“大南洋”号船开始迁移南堤2号古楼。2月8日,在此正式开展筹建军校的工作。筹备处启用军校筹备委员会的名义,从此不断出现在广州的报刊上。

        军校筹备委员会登岸入住南堤2号古楼后,在门前挂起了筹备委员会办事处的名匾,张贴出了第1期招生公告,公开打起了创建军校的旗帜。南堤2号古楼最早卷动了黃埔軍校的历史风云,自黃埔軍校筹备委员会驻节这里开始,黃埔軍校驻省办事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黃埔軍校同學會都曾在这里办公。因此,这里又被称作是黃埔軍校的祖宗之圣地。

        南堤2號古樓2樓中間會議室的會議,在廣州早春的和風中一個接著一個地開,晚間樓內燈火通明。在籌備會開張初期,會議由蔣介石主持,後由廖仲恺代行其責。參加會議的除大元帥府任命的原大本營高級參謀王伯齡、原粵軍第8師師長兼西江善後督辦李濟深、原粵軍西江講武堂總教練林振雄以及俞飛鵬、宋榮昌、張家瑞6名正式委員外,還有經王伯齡剛從粵軍第6旅邀請來的原參謀長葉劍英、粵軍骁將鄧演達以及營長嚴重、原保定軍校炮兵隊長錢大鈞、建國粵軍軍部參議劉峙、原東路討賊軍總部副官顧祝同等。會議的內容,主要是決定有關軍校開辦事宜,實施各項創校工作的進行。

        這一時期,由籌委會委員長主席討論決議的各種工作繁多,初步安排的主要工作有8項:訂定校章,修理校舍,任免教職員,招考學員,審查員生資格,決定第1期學員教練計劃,決定全校員生須加入本黨,決定服裝、教材書籍之樣式種類及購置辦法。在籌備軍校體制過程中,初定設立教授、教練、管理、軍需、軍醫5個部,由各籌備委員暫行分工主管。先期各級辦事人員則從各軍軍事學校在職人員中選拔,經嚴格挑選後再通過考試擇優錄用。並規定全校員生必須加入國民黨。

        黃埔軍校以造就革命军干部为目的,所以筹备处先期特别注意各级官长的人选,以作为学员的楷模。筹委会规定,凡是由各方举荐的人员,先填写履历表,再经过详细考察,然后任用。3月24日,军校在广州市文明路高等师范学校内举行下级干部考试,对各方举荐人员严格考察。各学员队分队长、副分队长则从广东警卫军讲武堂和西江讲武堂毕业生中挑选。筹委会负责人在对下级干部考试中讲话,赞扬他们来校为党牺牲的决心,要求本校教职员必须明了党纪、军纪及自己的地位和责任。建校筹备工作至4月1日基本结束。

        籌備處自2月8日到南堤2號古樓辦公,至5月9日本校開課,軍校辦事機構在黃埔島正式開張,南堤籌委會改爲軍校駐省辦事處。籌委會在南堤曆時3個多月,共開籌備會議32次。這一時期,蔣介石在籌委會僅工作了很短的時間,許多重大事情是廖仲恺負責籌劃的。

        (2)校長的難産和難纏的校長

        籌備軍校的各項工作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自然也就涉及到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這就是關于校長的人選。本來軍校校長是由孫中山本人兼任的,但是他考慮到自己的身體狀況等原因,不適宜做具體的校務工作,于是最初決定讓程潛擔任校長一職,而以蔣介石、李濟深爲副校長。誰知蔣介石不願在程潛之下,對孫中山的這一安排大爲不滿。本來原由孫中山任校長,蔣介石無話可說,但當孫中山透露出不兼任校長之職時,蔣介石則對校長一職志在必得,他耍起了政客的慣用手段。

        1924年2月21日,蔣介石未經孫中山和廖仲恺的同意,就宣布軍校不辦了,並擅自發給教職員離職津貼,企圖解散籌委會。他寫了一份辭職書,說“籌備處已移交廖仲恺先生代爲交卸”,便不辭而別。孫中山與廖仲恺對蔣介石的行爲十分不滿。廖仲恺當即對籌委會的工作人員說:“辦黃埔是黨要辦的,而且一定要辦成。”“蔣介石不要辦,或因此辦不成,蔣先生要開罪于全黨”。

        蔣介石辭去軍校籌備委員長職務後,擅自離開廣州,跑到上海消極對抗。他給廖仲恺的信中托詞說明他爲什麽要離廣州回上海的原因:一是對孫中山的政績不滿,二是對廖仲恺的財政不滿,三是對共産國際和中國共産黨不信任。另一方面,蔣介石又委托張靜江找孫中山說情,明言他想當這個校長。

        孫中山在蔣介石的辭職書上批複:“務須任勞任怨,百折不回,從窮苦中去奮鬥,故不准辭職。”爲了不影響軍校籌備工作的進程,2月23日,孫中山立即任命廖仲恺兼理籌委會委員長之職,同時邀請鄧演達、葉劍英等一道辦理招生建校工作。廖仲恺忠心耿耿,積極進行籌備工作,同時竭力催促蔣介石回廣州複職。孫中山後又電催蔣介石回粵複職,責問:“辭呈未准,何得拂然而行?”廖仲恺也電催蔣介石南歸,責令“毋負遠來考者,以損黨譽”。3月14日,蔣介石複函廖仲恺,表示不相信國共始終合作。對蔣介石的如此要挾,孫中山和廖仲恺仍是苦口婆心地勸說,3月16日孫中山發表《中國國民黨孫總理勉勵同志文》,再次闡述聯俄、聯共的必要性。

        爲切實作好招生工作,孫中山指示軍校籌備委員會成立入學試驗委員會,仍公布以蔣介石爲委員長,王柏齡、鄧演達、彭素民、嚴重、錢大鈞、胡樹森、張家瑞、宋榮昌、簡作桢等9人爲委員,經孫中山批准于3月21日成立。因當時蔣介石離職,指定李濟深爲代理委員長。

        軍校籌備工作日益繁忙,蔣介石卻逍遙地由上海返回了浙江奉化老家。這一期間,廖仲恺連日電催蔣介石南歸,3月26日詢問:“歸否?俾得自決。”表示作最後通知。3月30日蔣介石致電廖仲恺,借口懷疑軍校經費不足,表示對軍校失去信心。廖仲恺複電表示,經費不乏,盡可安心辦學,惟請即來。然而,蔣介石未達目的,哪肯罷休,仍以種種理由不歸,暗中也在四處探聽孫中山對校長一職的安排。爲了革命大業,孫中山委曲求全,又特派許崇智專程到奉化勸說蔣介石回校,並說明如果蔣介石再不回廣州,軍校之責就只好另請別人了。4月21日,蔣介石在感到再拖下去恐怕凶多吉少的情況下,這才重返廣州。

        蔣介石不顧大局,鬧個人意見,孫中山欲想換人,但權衡之下又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于是想出了一個妥協而又明智的巧妙辦法:決定讓出校長一職給蔣介石,另設軍校總理一職由自己親任,仍位駕于校長之上,並設校黨代表由廖仲恺擔任,以制約校長。5月2日,簽署了“特任蔣中正爲陸軍軍官學校校長”的任命;5月9日,簽署了“特派廖仲恺爲駐陸軍軍官學校中國國民黨代表”的任命。

        蒋介石如愿以偿地当上了黃埔軍校校长,这是由多种因素组合造成的历史必然。首先是国民党内缺乏军事人才,其次是蒋介石先期要求出使苏俄,造成了先入为主、舍其无人的态势,从而迫使孙中山最终做出了这一决定。

        (3)軍校師生幾乎斷炊,廖仲恺四處奔波籌措經費

        經費問題是軍校籌建時期遇到的大問題。

        当时的广东还没有统一,新建立的广东革命政府有其名无其实,尤其在财政上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家底。广东虽然是一个很富庶的省份,可就是在这样的省份,军校筹备费的开支却得不到保证。那时,广东革命政府地处广州一隅,陈炯明残部盘踞惠州,邓本殷军阀霸占南路,广州地区则有滇桂军阀掣肘。这些军阀横征暴敛还截留税款,广东革命政府财政收入有限,经济十分困难。经费没有来源,黃埔軍校的筹建和运作总是捉襟见肘,筹款难以为继,甚至连工作人员的一日三餐伙食都不能保障。

        廖仲恺作为大元帅府的财政部长,受孙中山的委托,一直参与军校的筹备工作并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多方为军校筹措经费。廖仲恺虽然身兼党政要职,是国民党的绝对核心人物,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从黃埔軍校开始筹备,他就极力运筹。在蒋介石不辞而别离开广州后,廖仲恺只好代理黃埔軍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

        在校務籌備會上,廖仲恺向全體人員提出要求,他說:“創辦本黨軍官學校,近日在剛剛結束的全國代表大會上獲一致通過。這次大會,確立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各項政策。中國革命的高潮已經來到了,軍官學校的籌辦,將是湧于潮頭最引人注目的一朵浪花。在這次會議結束時,已經提請兩黨同志回去後在全國各地爲本校招生。我們一定要把那些優秀的、忠實于本黨主義的人才集合到本黨的旗幟下。現在,這裏各項籌備工作要抓緊,加快落實。南堤2號,現已經成了全國關注的中心,諸位一定要不辱使命”。

        廖仲恺是著名的革命家,正氣凜然,可是爲了解決軍校開辦經費,提供師生們衣食住行所需款項,不能斷炊,他只好與滇桂軍閥周旋,蒙受委屈,常常不得不以極大耐心同控制了廣東財政收入的西南軍閥交涉。經常求助于當地軍閥,甚至常常要在夜裏到滇系軍閥楊希闵的鴉片床前耐心做工作,等他簽字,然後才能夠從他們霸占的稅收中得到一點撥款,領到解決師生吃飯問題的款項,連夜送到軍校。

        有一天,廖仲恺忙到凌晨4点才回家,夫人何香凝不免有些意见。廖仲恺含泪说:“我晚上在杨希闵家,等他抽完大烟才拿到这几千元,不然黄埔师生再过两天便无米食了!”堂堂国民党大员就为了黃埔軍校真的是忍辱负重,连尊严都放弃了。如果款项不够,廖仲恺还拿出自家积蓄,实在不行了甚至四处借贷。但只要军校经费告急,他却总是说:“经费由我负责,你们一心搞好学习和训练就行了”。

        蔣介石在未正式下達校長命令前,回到廣州後對籌委會的工作有意見,他在籌措辦校經費上質問廖仲恺:軍校費用“是否另有指定?”廖仲恺爲使蔣放心,對他說:“軍校款,弟不問支出,兄亦不問來源”。

        廖仲恺之于黃埔,一如黃埔之于其學子。廖仲恺在大會上對黃埔第1期學員講,這幾天大家能夠開飯,是何香凝把自己的首飾拿去抵押,才能在東堤糧店買到數百擔大米。何香凝的一顆鑽石戒指值數萬元,所以抵押後能買數百擔大米。張治中在《黃埔精神與國民革命》一文中,記載說:“當初我們在那小島上面第1期學生500多人,都是各省各地的熱血青年,然而可憐得很……我們的教育器材是不夠的,武器彈藥是不夠的,馬是沒有的。這還不講,就是一天三餐的夥食,還是有了早上不知道晚上,有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我們常常聽到廖先生同我們講起籌款時種種困難的時候,他幾乎落下淚來。他曉得本校明天的夥食沒有了,今天就會四出奔跑設法,一直到下午八九點鍾,還沒有得到一個錢的時候,他只好跑到軍閥的公館裏面去”。

        爲了培養革命軍隊的骨幹,廖仲恺經常到軍校親自任課、講演。他語重心長地向學員們講述進軍校學習不是爲了做官的道理,說:“大家要曉得爲什麽進這個學校,並不是爲做官,爲拿指揮刀才來進這個學校。如果爲國家出力,或者做官也是有的。不然,若專爲做官而來當本校的學員,縱使畢業出去,當了一個司令、軍長,難道就算革命成功了麽?穿了一身軍裝。拿了一把指揮刀,就算革命成功了麽?要是革命不成功的時候,我認爲就是有穿有吃也是糟。”廖仲恺先生不僅是這樣教育學員,而且他自己就是這樣身體力行的。他身居高位,不擺架子,爲辦好軍校,不辭勞苦,做了許多工作。

        廖仲恺扶持軍校的苦心,使師生深爲感動,譽稱他爲“黃埔慈母”。張治中在《黃埔精神與國民革命》一文中有這樣一段記述:“大家沒有飯吃的時候,就由他去籌劃,所以我們想到當時的這種情形,廖仲恺先生真是‘黃埔的慈母’。”同時參與軍校籌備工作的葉劍英後來就此事評價說:“當時真正懂得中山先生建軍思想的是廖仲恺先生,而不是蔣介石。”(1956年11月10日《文彙報》)

      相關新聞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